您的位置 : 奇迹觉醒晶缎有什么用 > 小說庫 > 重生

更新時間:2019-05-22 07:15:28

鳳上枝頭:妖王別亂來 完結

奇迹觉醒套装与幸运装:鳳上枝頭:妖王別亂來

奇迹觉醒晶缎有什么用 www.azcvt.icu 來源:虞鵲黎源初 作者:風煙沫分類:重生主角:虞鵲黎源初

虞鵲黎源初為主角的小說叫《鳳上枝頭:妖王別亂來》,《鳳上枝頭:妖王別亂來》小說是一本重生小說,名字叫做《鳳上枝頭:妖王別亂來》的小說,人物歡風華麗,無與倫比,扣人心弦,推薦閱讀,才思敏捷,作者文筆極佳,內容緊湊,為您提供鳳上枝頭:妖王別亂來風煙沫小說,在這里可以閱讀虞鵲黎源初的小說,.........展開

本書標簽:

精彩章節試讀:

《鳳上枝頭:妖王別亂來》小說簡介

主人公叫虞鵲黎源初的小說叫《鳳上枝頭:妖王別亂來》,它的作者是風煙沫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于人間,她是一只平凡的灰羽小雀。于妖界,妖精們嫉妒她,因為她是上等仙女,但妖族太子卻對她情癡意纏,甘愿與父母決裂亦要認定她是命中注定的妻子。于仙界,仙子們卻嫌棄冷落她,因為她是劣等魔女,但神族太子甘愿為她眾叛親離,承擔起一切腥風血雨。于魔界,魔族人卻驅逐她,因為只是個下等妖精,師傅與醫仙都為救她而葬身魔火,永世不得輪回。那她到底是什么,為了尋找這個答案,她失去了太多,她決意血洗六界,奪回她心愛之人,其他的,都不重要了。...

《鳳上枝頭:妖王別亂來》 第六章 神秘的輪回 免費試讀

蕭炎栗突然清醒過來只覺得全身氣的爆炸,直接氣場全開,也不管自己的力量對人間會造成多大影響,月醉玉只覺得眼前突然閃的睜不開眼,懷中的人早已經被蕭炎栗搶了過去。他被刺眼的光線灼得雙眼生疼,但依舊能感覺得到蕭炎栗帶著冰冷殺意的武器飛了過來,急忙閃避,眼看就要人頭落地,只覺得又眼前一黑,那武器強行改了軌跡,依舊冷冷的在月醉玉絕美的臉上劃了重重一道血痕。

紅色的鮮血涔涔冒出來,月醉玉手指一抹,放嘴里舔了舔,瞇起的雙眼變成深藍色,透著無盡的殺意。竟然敢破了自己的像,他可不管對方是天皇老子還是神族太子。

感覺到月醉玉動了真格,蕭炎栗放開虞鵲,手中原本若隱若現的武器此時終于握在手中冒著灼眼的寒光。

“這,這是怎么回事?”師傅都忍不住大吞口水,這兩個人要真是打起來,真的是不妙啊。

“我——我剛才——跟小狐貍接吻了?!庇萑搗捶鹱齟硎鋁艘話?,低著頭對著手指語無倫次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……也不是情不自禁,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……”

“什么??!你跟那小狐貍精接吻?!”師傅第一次發覺這小丫頭怎么那么愛惹事??!

雪袍先生也是一邊扶住額頭不知道該說啥。

虞鵲看著他們的表情嚇得瞬間大哭起來,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不知道怎么回事……”

聽到她的哭聲,蕭炎栗只覺得瞬間氣勢全無,冷冷的撇了狡猾的小狐貍一眼對虞鵲淡淡說道,“你不要哭,跟你無關,他對你用了妖媚術?!?/p>

“什么?!”師傅一聽,氣的炸了。狐貍精就是狐貍精啊沒一個好東西!今天不是這小狐貍死,就是這小狐貍亡!

“啪——”只聽到一聲重重的耳光。大家都愣住了。才發覺虞鵲一個急速沖過去,狠狠的給小狐貍那妖媚的臉上留下了紅紅的掌印?!拔也還苣閬胍運煤氖?,唯獨對我不可以。如果你想要親吻我,麻煩在你情我愿的美好環境下,而不是用這種迷惑之術?!?/p>

讓小狐貍心里難過的是,虞鵲臉上的神色,并不是憤怒,而是失望……

“對不起,我——”他想辯解著什么,但是想想,其實現在說什么都無濟于事了。因為的確是自己做錯了?!拔揖圓換岫閱閿謎飧雋??!?/p>

“道歉就能解決嗎?”蕭炎栗瞇著雙眼,滿臉殺氣?!拔銥瓷繃吮冉蝦??!被案章?,就見他身影一閃,直接掐著小狐貍的脖子重重往墻上一壓。

雖然被掐得透不過氣,小狐貍依舊以一種勝者的態度對蕭炎栗,那表情似乎在說,虞鵲,是我的了。

雪袍先生無奈看了看師傅,示意他去擺平,不然這兩個人打起來真的要沒玩沒了了。師傅卻一副自己也無可奈何的表情。黎源出只忽然一揮長長的清風袖,天地之間忽然就化為虛無,只有白茫茫一片,所有人都不見了,只剩下他跟小狐貍。

怎么忽然所有人都失蹤了?只剩下這個與周圍的一片白融為一體的雪袍先生。小狐貍一愣,看看四周不明白是這么回事。只聽黎源出語氣冷淡說道,“月醉玉,你這幾天先回去吧,占了虞鵲這么大一個便宜夠你美幾天了。別再引起騷動了?!?/p>

“其他人……都去哪了?”小狐貍還沉浸在這莫名其妙的虛無之中。

“都在原地。不過我隔開了你的空間,好跟你說話。一個個拉開解釋太麻煩?!崩柙闖鑾城騁恍?,小狐貍只覺得脊背開始發涼。他覺得虞鵲的師傅已經夠恐怖的了,想不到這個看起來溫溫柔柔的雪袍先生更加深藏不露。

“那么,可以先回去嗎?”雪袍先生依舊一臉笑瞇瞇問道。

這樣的問法,這次是,非得回去不可了。

突然的四周,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。院子里剩下的那三個人好像被人定身了一般才回過神了,發現小狐貍已經不見了。蕭炎栗心里更是奇怪,小狐貍竟然莫名其妙就從自己眼前消失了。發生了什么事?

“小狐貍回去了嗎?”虞鵲倒是習以為常。

“嗯?!崩柙闖齟鸕?。

蕭炎栗一臉匪夷所思看著黎源出,正要發話,黎源出卻先開了口,“蕭炎栗不也是要回去了嗎?”他的微笑很溫柔,卻能讓人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迫力。

“不?!畢粞桌躒床幌裥『昴敲春孟放?,直接拒絕了他,“我并沒有打算要回去?!?/p>

“那你留下來跟我玩吧!”虞鵲卻禁不住開心的說道。

黎源出微微一愣,虞鵲平日對小狐貍跟對蕭炎栗的態度可以說差不多一樣,但是對待他們離開的態度卻是有天差地別的。他只暗暗嘆一口氣,不再多說。

師傅倒是剛想表示抗議,卻忽然聽到蕭炎栗嚴肅的說,“如果以后那個狐貍精還敢這樣對你,你就這樣”然后細心的教虞鵲一些基礎的法術。

黎源出看見師傅眼睛里竟然含著無限的柔情,忍不住問道,“讓虞鵲接觸天宮的法術合適嗎?”

師傅語氣有些失落,喃喃說道,“那始終,也是她的根……”便不再多說,失神的回到房中。

黎源出卻一副饒有興趣的模樣看著那兩個小孩兒,嘴角淡淡笑意,虞鵲的根?其實嚴格來說,天宮并不算吧。幽冥星君,雖然你也是極力瞞著我,但是我怎么可能猜不到呢?虞鵲的根……

一連幾日,師傅總是憂心忡忡的看著那兩個人在嬉鬧。漸漸的發覺虞鵲的雙眼明亮了許多,多了許多感情,眷戀、不舍、欣喜、憂傷、迷惘。漸漸的,她似乎才慢慢長成了一個人類。當然他也有注意到,那似乎天生不愛笑的蕭炎栗,雖然還是這么不愛笑,但是表情比初見那個時候的張狂無禮模樣,溫和了很多。

入夜。已早早回到自己小屋,正在研制藥草的黎源出聽到屋外薄薄的細紗隨風而動的聲音,他放下手中的工具,嘆一口氣說道,“進來吧?!?/p>

“先生好耳力?!畢粞桌跽駒諉磐?,卻沒有要進來的意思。

“太子夜晚前來,我也能猜到你要問什么。問吧。黎源出必知無不言?!彼砬橛行┦?,又有些無奈。見門口那個人遲遲不肯開口,便又自顧開口說道,“第一次見虞鵲具體是什么時候,我都有點忘記了,五六百年前吧?!?/p>

他第一句話就讓蕭炎栗吃了一驚,打開門,看著端坐在廳里的踏上那一身雪白的黎源出,此時感覺面容年輕的他,卻有一種無法訴說的滄桑感。他對蕭炎栗輕輕點頭示意他坐下,又慢慢開口繼續說道,“五六百年前,幽冥星君懷里揣著一只灰羽小雀來找我,要我幫他復活。我只當作平常事,做了就過了并沒有放心上。但未過20年,他又來了?;故悄侵恍∪付?。從那時候開始,每十幾年年就開始輪回一次??際?0年,然后是19年,然后是16年……”

蕭炎栗越聽越覺得怪異。黎源出又接著說道,“虞鵲生存的時間越來越短,幽冥星君告訴我,她有時候是病死,有時候是重傷而死,有時候是莫名其妙就暈倒又再也沒有醒過來,總之這天地,越來越容不下她的壽命?!?/p>

黎源出重重嘆了一口氣說,“上一次,從我復活她到她離世,只有短短的半年時間……”他站起來望著外面無限皎潔的月光,聲音也是凄凄然,“我跟幽冥星君說,可能這一次,她連半年的時間都沒有了。然后,我是否還能讓她復活,也是個未知數……”

“為什么會這樣……”蕭炎栗從第一眼看見這小女孩兒,便覺她與常人不同,但具體哪里不同,他也說不上來,今日聽這雪袍先生的解釋,心里的疑慮卻越來越多。

“這可能,跟虞鵲的父母有關吧?!毖┡巰壬讕殺扯宰畔粞桌?,聲音小得蕭炎栗差點聽不見,他似乎在喃喃自語,并沒有要把自己的這個想法跟蕭炎栗分享一般。

“父母?”蕭炎栗加重了語氣問道。

黎源出卻忽然眉頭一皺,抬高了音量說道,“梁上君子,為何避而不見?”

蕭炎栗也是一愣,難道這房間還有別人?忽然眼前垂下一縷銀白色的秀發,接著就聽到房梁上一個語氣懶散的聲音,“厲害喲,連我如此隱蔽的氣息都能察覺得到?!?/p>

又是這個狐貍精。蕭炎栗一臉不爽猛然扯住那縷發絲,“死狐貍?!?/p>

“啊啊啊疼疼疼!”小狐貍被他扯得哇哇直叫,“竟然敢扯本皇子的完美秀發真是不想活了——啊啊啊??!”

蕭炎栗直接把他從房梁上扯下來,然后嫌棄的把頭發往地上一扔,還要拍了拍手,仿佛那縷一塵不染的銀絲弄臟了自己的玉手。

小狐貍撓了撓被抓疼的發根,邊細細理著自己的秀發,便惆悵的說道,“怪不得我說,為什么隔一段時間見到虞鵲,她都好像不認識我一樣,原來每次,她都經歷了一次生死劫難?!?/p>

蕭炎栗警惕的問道,“你認識她很久?”

猜你喜歡

  1. 總裁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言情小說
  4. 耽美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