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奇迹觉醒晶缎有什么用 > 最新資訊 >

奇迹觉醒手游吧:長河魂全章節免費免費試讀 長河魂小說全文閱讀

奇迹觉醒晶缎有什么用 www.azcvt.icu 時間:2019-05-25 12:34:13編輯:曾轅銘

該小說一針見血 ,精妙絕倫,詞華典瞻,劇情飽滿,盧作孚蒙淑儀小說書名是《長河魂》,這里提供《長河魂》小說,主要講述了盧作孚蒙淑儀之間的愛情故事,主要講述了盧作孚蒙淑儀之間的愛情故事,為您提供男女主是盧作孚蒙淑儀,作者:王雨,內容筆底煙花,思路開闊,實力推薦,...

長河魂

推薦指數:10分

《長河魂》在線閱讀

《長河魂》小說簡介

甜寵新書《長河魂》是王雨傾心創作的一本職場風格的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盧作孚蒙淑儀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晨陽如同一團火球,映紅了大江兩岸。靜泊重慶朝天門碼頭掛了彩旗的“民生”輪轟鳴起來。碼頭上人山人海,“熱烈祝賀民生公司勝利啟航”的大幅標語在晨風中飄擺。這年夏歷7月23號,是民生公司同仁永志不忘的日子。......

《長河魂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晨陽如同一團火球,映紅了大江兩岸。

靜泊重慶朝天門碼頭掛了彩旗的“民生”輪轟鳴起來。碼頭上人山人海,“熱烈祝賀民生公司勝利啟航”的大幅標語在晨風中飄擺。這年夏歷7月23號,是民生公司同仁永志不忘的日子。7時正,站在駕駛艙內的盧作孚喝令啟航!鞭炮聲“嗶哩叭啦!”,岸邊如潮的觀者呼聲四起?!拔?-”領江孫正明船長拉響汽笛,滿載乘客的“民生”輪破浪上行,駛入了長江的支流嘉陵江。

人們都知曉長江三峽,而知曉嘉陵江三峽的人卻甚少?!懊襠甭幟嫠シ縲惺?,終于駛過了嘉陵江三峽的觀音峽和溫塘峽水段,進入最后一道峽口瀝鼻峽。

看著綠油油的江水和兩岸碧翠,盧作孚心曠神怡,“民生”輪歷盡艱辛,終于闖過了川江的道道險灘,闖過了嘉陵江三峽的兩道峽口,就要駛入家鄉合川縣了!

“長江三峽大氣險峻,嘉陵江三峽幽深詭秘。子英吶,你莫看這嘉陵江三峽的風光秀美,行船卻是絲毫大意不得呢?!斃那櫬蠛玫穆麈諞廊徊桓倚傅?,在船上四處走動,對身邊的盧子英說。

“再啷個說也沒得長江三峽險惡?!甭佑⑿Φ?,“長江三峽那急流險灘都過來了,還怕嘉陵江這小灘口……”

“叭,叭叭!……”響起槍聲。

前方水灣處,迎面駛出幾只快船來,傳來粗大的吆喝聲:

“停船,停船!”

“喊你幾爺子停船!”

“媽耶,不停嗦,不停老子就把輪船整翻!……”

噫,遇到土匪了!盧作孚心里發悸。這嘉陵江自北向南橫切華鎣山南段的三處支脈,形成觀音峽、溫塘峽和瀝鼻峽三道峽口,是地跨江北、巴縣、壁山、合川四縣的山區。峽區內山嶺重疊,交通困難,主要依靠嘉陵江水路與外界相連。這里山荒人稀,土匪嘯聚,時常危害路人。船上乘客立時騷亂,驚恐的喊叫聲四起。

盧作孚鎮定情緒,讓水手長立即組織人員去安撫乘客,自己快步走到船頭。盧子英領了程心泉、朱正漢等水手持槍護住總經理。盧子英舉槍欲射擊。

“慢!”盧作孚喝道。

他看清楚那些木船上的人是手持槍支的軍人,未必然是土匪化了裝?不可能,他們沒得這么多的軍裝。這嘉陵江三峽分屬4個不同派系的地方軍閥管轄,一定是其中的一支川軍了。

“拋錨停船?!甭麈謁?。

“民生”輪停在江上。那幾只木船圍過來,一幫軍人持槍登上船來。

一個軍官喝道:“哪個是頭兒,過來說話?!?/p>

盧作孚迎過去:“我,盧作孚,請問,你有啥子事情?”

軍官盯盧作孚:“鄙人姓謝,名長富,是這里駐軍的營長,你們這船得扣下來?!?/p>

“為哪樣?”盧子英愣睛鼓眼。

“不為哪樣,本人奉上司命令扣船!”謝長富說。

“不得行!”盧子英搬動槍栓。

“嘩啦啦!”那些兵們全都拉開槍栓。

一場火并在即。

秀才遇到兵,有理說不清。盧作孚當即指揮輪船靠岸,心想,不能傷了乘客和水手,不能毀了我“民生”輪,先搞清楚情況再說。

輪船??康礁澆叩難尉?。盧作孚讓盧子英等人在船上留守、照顧好乘客,自己帶了朱正漢、程心泉二人隨謝長富下船。

下船時,盧作孚起眼四望,但見這鎮子依山而建,棚屋、瓦房、吊腳樓鱗次櫛比,又有濃密的綠陰夾峙,真個是如詩如畫。心里卻難暢快,唉,山河如畫,卻軍閥四起、匪盜出沒、民不聊生啊。上岸后,人眾沿了依山修建和臨江爬上來的房子挾持的石板小街走,餐館、布店、旅館、染坊、茶樓、雜貨鋪挨門接戶,商販的叫賣聲四起,衣襟襤褸的叫化子沿街乞討,一個老叫化子斜躺在屋檐下掐虱子。

謝長富沒有領盧作孚直接去軍營,說是先去喝碗茶。盧作孚摸不透底,姑且從之。謝長富就領了盧作孚三人來到鹽井鎮的“臨河茶館”落座。

店老板見有客人來,喜顛顛張羅。謝長富像是突然想起啥子事情,叫了身邊那黑臉軍官出門去說話。盧作孚搖頭嘆氣,起身轉游,發現這臨街的茶館順坡跌落而建,這茶館的門面就是頂層,順屋內的竹梯子往下走還有三層。他直走到底層,走到挑出的竹陽臺上,就看見碧綠的嘉陵江和??拷叩摹懊襠甭至?,頓感惶惑、焦灼、憤懣。他不曉得這個謝營長葫蘆里賣的是啥子藥,合川的父老鄉親還在等著歡迎他們,這是第一艘開進家鄉的機動輪船!

喝的是蓋碗茶。一個十七八歲的小茶倌提了長嘴銅茶壺來摻茶水,他右手腕套在茶壺銅把上,伸左手揭開諸位茶客的茶碗蓋,那提銅茶壺的右手飛快地半劃一個弧形,細長的茶壺嘴離茶碗老遠,就見那滾燙的開水呈一細流從茶壺嘴里吐出,直奔茶碗。你以為那開水會滿溢出茶碗時,小茶倌那靈巧的右手腕往上一抬,那開水就戛然止住,硬是點水不漏。而后,那小茶倌就唱道:

“謝營長是???,盧老板是貴客,諸位都是我們茶館的座上客,請用茶。這是產自渝西茶山的上好沱茶,水色鮮味道濃,喝了熱心、暖胃、養顏、益壽,包你們走出茶館半日嘴巴里還有茶香味兒!”

小茶倌的這番摻茶水表演,這番唱說,引了謝長富呵哈笑,盧作孚也笑,人些都笑。謝長富掏出塊銅錢賞了他,小茶倌道謝而去。

謝長富呷茶水,道:“他娃那熱心、暖胃、養顏、益壽的話說得巴實,這娃會做生意?!?/p>

盧作孚點頭,心想,我“民生”輪、民生公司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搞好服務。他乘坐過外輪也乘坐過國輪,深感其服務太差。他已經有了改善服務的設想,并認為,改善服務的前提必須得做好管理。就覺得立馬要辦今后要辦的事情實在太多,而此刻呢,卻出師不利,竟然被陷在了這里,更是心急火燎。

那謝長富營長卻悠哉游哉,端起蓋碗濾茶葉,不緊不慢呷茶水,霍霍連聲:“喝茶,諸位喝茶!”

程心泉拳頭捏得咕咕響,朱正漢擰眉瞠目噴吐粗氣,他二人都手摸著腰間那駁殼槍。盧作孚看出他倆心境,也欲發作,又竭力平息怒氣,呷了口茶。好漢不吃眼前虧,保住人船要緊,看他要做啥子文章。

謝長富嘿嘿哈哈笑,東拉西扯說,繞了老大個話圈子才說到正題:“盧兄,你莫怪啊,小弟也是不得已而為之?!?/p>

盧作孚道:“我就是不曉得你們為啥子要扣船?”心里也明白,軍閥扣船是不講道理的,就有人的船被軍閥扣留了一兩年的。

“唉,上司之命不可違?!?/p>

“你都是營長了啊?!?/p>

“我上面還有團長、師長?!?/p>

“請問,你上司是哪個?”

謝長富沒正面回答:“當兵的得服從命令,但凡是上司指令必得不打折扣照辦?!?/p>

盧作孚欲言。

謝長富伸手止住,說:“聽說你們民生公司是股份制的?”

鑼鼓聽音說話聽聲,盧作孚心想,原來這家伙是想入股啊,我民生公司還得發展壯大,自然希望有更多的人入股:“對頭,我們是‘民生實業股份有限公司’,本人是公司的總經理……”本想問他是否想入股,又沒有說,這家伙如那江上匪盜一般持槍索詐,莫不是想入干股呢。

謝長富見盧作孚欲言又止,沒有得到他想要聽到的話,就說:“啊,你是盧總經理,小弟冒犯了、失禮了,還望盧兄海涵?!焙瓤誆?,“對不起,盧總,你這船嘛,怕得要扣上一年半載呢?!彼涫凳侵麈詰?,他心里有個小算盤。

盧作孚一聽,急了,這不是要置我民生公司于死地么!

朱正漢忍不住了,起身憤然擊桌,身前的茶碗翻落地上,摔得粉碎:“媽的,你無理扣船,沒得王法了呀!”

長河魂

長河魂

作者:王雨類型:仙俠狀態:連載

劇情跌宕起伏,主人公有情有義,節奏爽快,熱血澎湃,讀起來讓人愛不釋手,看完一章,忍不住又想看下一章,更新

小說詳情